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無限恐怖」爆笑片段BEST.10(全部節選自作者zhttty字母大人的《無限恐怖》原文)

1.張傑一碗吃一碗倒
五人同時看向了自己的手錶,手錶上顯示咒怨任務為存活七天,同時還有另一個選項,殺死咒怨主體枷椰子一次,獲得恐怖片支線劇情B級一個,獎勵點數……五千!
  “B,B級支線劇情?獎勵點數……五,五千?”
  張傑猛的從榻榻米上站了起來,他興奮的大叫道:“媽的,拼了啊,B級支線劇情外加五千點獎勵點數,值得拼命了啊,玩完這一票,兄弟們想吃幹的吃幹的,想喝稀的喝稀的,吃飯盛兩碗,一碗吃,一碗倒……”

2.楚軒釣魚魔王
鄭吒隨口和船長聊著天,而楚軒則一心一意的在檢查釣魚杆與魚鉤,待到行船了大半個小時後,二人都開始在魚鉤上纏著了魚餌,接著鄭吒交魚鉤拋了出去道:“你以前真的沒釣過魚?哈哈哈哈,以前我可是經常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去鉤魚的,這麼說起來的話,我的釣魚技巧可是一流的棒啊。”
  楚軒將魚鉤拋了出去,然後頭也不回的淡淡說道:“確實沒釣過魚,但是從幾本書上看到過釣魚的大概介紹,以前軍事基地外只有草坪,若是要釣魚的話,則需要到軍事基地外很遠的地方去了,申請離開基因的手續非常麻煩,而且釣魚並沒有任何實際意義,若是用網或者別的方法可以輕易捕捉到魚,所以我也沒有實踐那書上寫的釣魚辦法。”
鄭吒哈哈大笑道:“那還真是遺憾啊,今天讓你看看被人稱為釣魚王子的......”
鄭吒的話音未落,楚軒雙手忽然輕輕的向上一甩,一條青色的魚各順手被甩在甲板上,這條魚甩在甲板上後還不停的蹦跳著,而那白人船長反應最快,一把將那魚捉了起來,取出魚鉤後直接扔在了水桶中,他哈哈大笑道:“好傢伙,這麼大一條非常鯽魚,今天你們可是有口福了。”
楚軒表情淡然的收回了魚鉤,他又慢慢將魚餌纏在了魚鉤上,而鄭吒嘴角抽了抽,他哈哈笑道:“看著吧,我不是和你吹牛的話,別人都稱為我釣魚王子,因為我從來都不是第一個釣起魚來,但是我的釣魚技巧.......”
楚軒才將魚鉤拋出去沒多遠,而鄭吒這句話也還沒說話,卻見楚軒又用力向後一拉,一尾魚再次落在了甲板上。
“哈哈哈,小子們,這可是尼羅河非魚啊,好傢伙,這麼大一條,已經很少見了.......”白人船長的聲音再一次傳了過來。
鄭吒嘴角張了張,他聲音略小的說道:“我的釣魚技巧可不是吹牛的,雖然我不是釣得最快和最多的,但是我通常都會釣起所有人都沒釣到過的大型魚類.......”
楚軒用力向上一拉,一條有大人半個身那麼大的魚被整個拉來,那船長反應最快,連忙用一個大網接住了這條魚。接著用力將這條魚給扔在了甲板上。
“我的天啊,好大一條尼羅河鱸魚啊,你們看它的牙齒,哈哈哈,這種魚可是桌上的極品啊.......”
楚軒這才看向了鄭吒說道:“剛才你在說什麼嗎?我沒聽清楚。”
“.......沒,我們繼續釣魚吧.......”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自己確實失敗了.......
這是鄭吒的第一個想法,釣了一天的魚,他居然只釣上來幾條小號的非洲鯽魚,而楚軒釣起來的魚卻多得連水桶都已裝不下,最關鍵的是,他釣的魚越來越有向大方向發展的痕跡,所以到最後他和船長都不不勸告起楚軒來,二人都以同樣的理由作為了推脫,那就是今天的時間實在太晚,雖然此刻才黃昏時分,但是兩個人不停的嘮叨,終於是讓楚軒放棄了繼續多釣魚,看他的樣子似乎還覺得沒盡興一般。
“說實話.......如果他再繼續釣下去的話,我真害怕他把鯊魚給釣起來.......”白人船長抹了抹汗水,他低聲對鄭吒說道。
“鯊魚嗎?我以為會是鯨魚呢.......”鄭吒也用同樣的低聲回答道。
無論怎麼樣,鄭吒和船長又約定了明天也租著他的船,讓他帶著他們尼羅河上游或者別的支流去釣魚,當然了,一個額外的要求是,儘量找那種沒有大型魚類的地方為好.......
3.卡通熊機器人莫泥莫泥
王俠也不遲疑,站到“主神”下方閉上了雙眼,頓時一道光柱射下,這樣的情景馬上引得羅甘道驚叫了起來,這個青年一臉興奮的望著光柱,接著,一隻兩米多高的熊形機器人出現在了王xia身邊,這是一頭可愛無比的卡通熊,看那模樣憨厚可愛,無論如何也讓人聯想不到機器人三個字。
羅甘道無言的轉過頭來,他傻傻的指向那熊機器人道:“那個……是你所說的戰鬥機器人?”
楚軒繞著這頭卡通熊形機器人轉了兩圈,他接著肯定的說道:“沒錯,看這大小,坐下你是沒問題的了,進去吧,讓我們看看你的駕駛水準如何。”
“別,別開玩笑了!”
羅甘道馬上大聲吼了起來道:“這算是戰鬥機器人嗎?你是在羞辱身為一個高達系列狂熱分子的心嗎?你認為身為一個從高達最初0079看到之後seed的人,會不知道什麼是戰鬥機器人嗎?最差也應該是高達數米以上的鋼鐵制機器人啊!我不求可以駕駛eva或者是魔神皇帝之類,也不求一來就可以駕駛神意高達或者是自由高達之類,但是你至少給我一台紮古一型總可以吧?你難道想讓我駕駛一隻卡通熊人上戰場嗎?即使是金屬系列裏的機器人,也可以給我一台金屬系列裏可以使用意念力攻擊手段的機體吧,總之我……”
(中略)
眾人就這麼默默的看著這只卡通熊站在那裏,等了大約十分鐘左右,每個人都有些不耐煩時,這只卡通熊終於發出了它的聲音……但是隨便眾人怎麼聽,這卡通熊發出的聲音都是“莫泥……”。
“莫泥,莫泥,莫泥……”卡通熊興奮的揮動著雙手,同時它開始嘗試著向前走了幾步,而它邊走還邊不停地發出那種“莫泥”聲。
鄭吒滿臉詭異的看向了楚軒道:“這個聲音……為什麼他會一直發出這個聲音?”
楚軒擺了擺手道:“沒辦法,我以為光是這東西的原出處有這個瑕疵呢,沒想到‘主神’兌換出來的複製品也有這個瑕疵,基本上可以說是這個機器人設計時就自帶的瑕疵,會強行將駕駛者的聲線變成眼前這個聲音,如果想要強行把聲線改變器關閉的話,那麼整台機器人就會陷入死機狀態,不過還好我們有心靈鎖鏈,也就不會因為無法和他交流而耽擱什麼事了,而且他的駕駛天賦果然不錯的啊……在十分鐘內就初步弄懂了這機器人的駕駛技術,於其說是天賦,倒不如說他對駕駛遊戲方面有才能吧。”
(中略)
羅甘道卻是露出一副即將哭泣的表情,他一把抱住了鄭吒地大腿道:“隊長,大哥,你就饒了我吧,乘坐這個外形的機器人去戰鬥,光是笑就可以把敵人給笑死,你就放過我吧!”
鄭吒歎息著搖了搖頭道,他更誇張,直接就從空間袋裏提出多管機關炮頂在了羅甘道的頭顱上,他淡淡的說道:“……當然了,你也可以選擇不去駕駛,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多說什麼。”當然不會多說什麼,這麼粗厚的多管機關炮頂在腦袋上,任何人都不會再多說什麼了。
羅甘道很乾脆,異常認命的跑向了熊形機器人的後背上,然後順著開口就進入到了熊形機器人體內,這次他的開機時間倒是異常迅速,十多秒後這個熊形機器人已經發出了“莫泥,莫泥”的聲音。
鄭吒想了想,他忽然從一旁的鐵櫃子裏取出了一根電棒,只見他將這根電棒拋給了霸王道:“霸王,先讓他繞著操場跑五圈,放心吧,他好歹也有兩倍普通人的身體素質了,又是操縱機器人跑路,沒關係啦!”
霸王點點頭,他本就是出身軍隊系統,對於如何教導新兵自然有自己的心得,只件他提著電棒就狠狠追趕在了那熊形機器人的身後,只要熊形機器人稍微慢了一點就狠狠打了過去,雖然打在機器人身上也不會讓駕駛員感覺疼痛,但是隨之而來的強烈電擊卻讓這只熊形機器人慘嚎了聲:“莫泥!”於是它就跑動得更快了……

5.背背山
最後三隻輪回小隊資深者們商量了一下,還是由三名隊長代替團隊去參加這次會議,只是中洲隊在決定人選時出現了些波折,鄭吒的意思是讓楚軒代替他出場,反正他們可以使用心靈鎖鏈進行聯絡,而楚軒的智慧明顯就該用在這種靠嘴說話的地方.
楚軒的回答卻是:"我要和昊天商量一些事,反正魔戒地大概劇情都已經決定.你們只是帶個人去就行了……那麼就這樣吧,會議期間有什麼事情可以用心靈鎖鏈聯絡我."說完,楚軒就自顧自的要去找昊天繼續商量什麼.
"不是我八卦,但是你的行為真的很讓人生疑啊.那個昊天到底是什麼人?一個新人應該不至於讓你那麼費神吧?你給我地唯一一個感覺……要不是你看上了昊天,想和他玩背背山,要麼就是你又在謀劃什麼新的陰謀了,我都不求你放棄陰謀,只是希望你提前告訴我怎麼樣?"鄭吒卻是嚇了一跳,他連忙一把扯住了楚軒,那裏卻敢讓他離開啊,一旦讓他離開了,萬一他是計畫著要爆破這精靈首都怎麼辦?那他還不是要拼死戰鬥了啊,當然了.這只是個比喻而已,若是楚軒的話,很可能會計畫著什麼誇張的陰謀.
楚軒轉過頭來一臉鄭重的說道:"沒有陰謀……也沒有背背山."
鄭吒也是一臉鄭重的說道:"背背山只是我開玩笑的話.你發誓你真的沒有什麼陰謀?那你為什麼去找昊天談話?"
"因為有件很有趣的事……"
"那你還說沒有陰謀?"鄭吒頓時大火的道,他一想起以前自己因為楚軒地算計而拼命的事情,心裏當即就是一團邪火冒起來.
"不是陰謀."楚軒依然不緊不慢的說道,看他地樣子實在是有惹人發火的潛質.
"那你找昊天幹什麼?"
"因為有件很有趣的事……"
……
到最後鄭吒也只能對楚軒無可奈何,他相信和這個三無男人較真的人一定是有精神病.鄭吒氣得幾乎想要一口咬死他,到最後還是只能讓一臉淡然表情的楚軒離去,因為再不讓他走.鄭吒真怕會當場爆發一場血案,一個陰謀引發的血案.
總之,鄭吒帶著一肚子的邪火去參加那個魔戒會議了,和他同路的另外二人都是暗暗心驚,他們卻不知鄭吒為什麼會一臉殺意,莫非中洲隊有什麼大動作?一時間二人都是戒備不已,特別是尼奧斯,這個男人頓時就像是吃巧克力上癮了一樣,止不住地吞吃著巧克力.開始不停思考著中洲隊究竟有什麼計畫.

6.魔戒戒靈骷髏戰馬改造
在鄭吒發揮他隊長的責任,開始給團隊成員講著下一部恐怖片的注意事項時,楚軒忽然在旁邊說道:"魔動炮即將組裝完畢,如果可以的話,下一部恐怖片就將這武器給帶上吧,順便上次讓你骷髏戰馬交給我,昨天晚上我已經將它給改造完成了,作為魔動炮的移動系統,骷髏戰馬可能已經無法再次騎乘,你最好有心理準備."
"嘎?"鄭吒頓時就愣住了,他傻傻的看向了楚軒道:"魔動炮?你說的那個用魔戒作為能量集中器的大炮?什麼叫把我的骷髏戰馬改造完成了啊,什麼叫作移動系統啊,什麼叫作無法騎乘啊?我當時交給你的時候,你不是保證絕對不會傷害它分豪嗎?"
"餓……"楚軒沉吟了一下道:"我騙你的……"
鄭吒低著頭也不說話,他只是默默的將虎魄刀從納戒裏給抽了出來,他接著低頭說道:"你是想死的吧?要不要我成全你?嗎嗎的,那骷髏戰馬可已經是絕種了啊!戒靈早就已經被殺光!這是唯一的一頭骷髏戰馬了,你把它給'改造完成',我從那裏還能再找到一匹可以克服重力的骷髏坐騎?你不知道這骷髏戰馬坐起來有多帥,特別是虎魄刀升級之後,刷出去就是白茫茫一片,我還可以長出一對龍翼,再騎著骷髏戰馬……這樣的情景我到現在還只是能想一想,你居然就已經'改造完成'!去死吧!"
雖然話是那麼說,但是鄭吒畢竟也不可能拿著虎魄去刷楚軒,他也不過只是鬧些情緒罷了,在周圍夥伴的勸告下,他也只能憤憤不已的停下手來,但他還是要求楚軒帶路去看那魔動炮的樣子,他心理還存有萬分之一的希望.
(雖然是所謂的"改造完成",但也不過就加些繩子套在大炮上而已,如果可以取出來的話,那我再將骷髏戰馬給取出來就行……)
想是這樣想,但是當鄭吒和眾人一起進到了楚軒的房間中,當他第一眼看到了那魔動炮時,除了張大嘴無聲相望以外,聯手中的虎魄刀也掉落在了地面上……他被嚇著了.
看起來倒並沒有怎麼誇張,銀亮色的外殼,造型反而傾向於(看不到)模式,也即以前的實彈大炮模樣,除了沒有點燃引線的地方以外,看起來和那些古代劇中的紅衣大炮極其相似,那本來是引線的地方則成了一個銀色金屬箱.
真正誇張的卻是魔動炮下方的移動裝置,那竟然……那竟然是從銀色鋼鐵之中伸出的四條骷髏馬腿……
"啊!我的骷髏戰馬啊!"
鄭吒誇張的趴在地上,他雙手顫抖著想要去摸那四條骷髏馬腿,但是當他看到這四條骷髏馬腿向上連接在鋼鐵中時,他的手就只能顫抖的在那裏什麼也不能幹,好半天後他才站起來惡狠狠的說道:"這是什麼東西啊?你告訴我!這是什麼東西?"
"魔動炮."楚軒肯定的點頭道:"這是根據'主神'空間裏本就有的魔動炮設計圖改造而成,本來的魔動炮使用能量石作為能源儲備,但是這個魔動炮卻是使用你的內力和血族能量作為能源儲備,其能源就比能量石龐大了許多,然後將這兩種能量以你體內'毀滅'狀態時的運行方式使用出來,再用魔戒進行凝練,這樣發射的大炮就……"
鄭吒馬上打斷了他的話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問的是,我的骷髏戰馬為什麼變成這樣了?難道你見過長著四條腿的大炮?!"
楚軒繼續肯定的說道:"沒見過,不過這不防礙我設計這座魔動炮,比如一百年前的人見過航空母艦嗎?嘗試比什麼都重要."
"我不是這個意思啊……"鄭吒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他幾乎是絕望的看著那鋼鐵中伸出的四條骷髏馬腿,而這骷髏馬腿正代表了他以前曾經騎乘過地最拉風坐騎.但是此刻這坐騎卻變成了詭異無比的大炮腿子.
楚軒拍了拍魔動炮的外殼道:"骷髏戰馬無視重力的特性,讓它可以載動這重達數噸的魔動炮,同時也可以在任何地形進行瞄準射擊,這才是魔動炮最好的驅動系統……這魔動炮的威力我也無法進行估計,因為'毀滅'狀態時所爆發的能量太過巨大,再經過魔戒的凝練.那時產生的威力將會超出想像……還有幾天時間就可以組裝完成,到時……你拿到魔戒裏去試一試吧."楚軒說到這裏時轉過身來,他沖著鄭吒豎起了大拇指.

7.小叮噹……
無奈之下,鄭吒只好進入楚軒那危險的房間,來到了他那更加危險的地下實驗室裏,就為了找到楚軒商量出一個解決方法來。
不過這次他的運氣倒好,楚軒恰好從房間裏出來向“主神”兌換東西,而鄭吒就連忙抓住了他一通忙問,將所有顧慮的事情都告訴了這個男人。
“……基本情況就是這樣的了,且不論我是否已經做好了最後一戰的準備,也無論蕭宏律的推論是否正確,目前中洲隊的狀態我覺得不行,若是一味的考試著最後一戰的情況,反倒是讓他們的實力被限制住了……”鄭吒將他所有的顧忌都說了出來。
楚軒冷笑了起來,他說道:“這是身為隊長你的職責,你總不能要求我又計畫佈局,又為你想辦法製造道具,又為你想辦法弄到修真功法,又要為你安慰那些團隊成員,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小叮噹……”

8.蘋果番茄香蕉黃瓜etc.
A “美國太平艦隊的主基是在珍珠港,從我們現在所處的經緯度來看,最多二十四小時內就可以趕到那裏……楚軒正咬著一顆蘋果說話道。
“討論事情時能不能不要吃蘋果?”鄭吒歎了口氣道。
楚軒聞言愣了一下,他拋下蘋果又從懷裏拿了一顆番茄出來,邊吃邊說道……(後略)
B “什麼叫作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鄭吒大聲的喧嘩吼叫著,他沖著楚軒吼道:“你這個白癡!我一直都在重複著同樣一句話,我們是同伴啊,為什麼不可以事先把你的猜測或者佈局告訴我們呢?每次都把我當成白癡一樣,每次都在算計我之後輕描淡寫的說一句我騙你的,你究竟把我當成什麼人?”
“呃……大概是可以欺騙的凡人智慧者吧。”楚軒想了一下直接說道。
“……不要攔著我!王俠,伊莫頓,你們放開我!我要幹掉這個白癡!”
喧嘩又一次發生了,片刻之後再次安靜下來時,楚軒本已略微腫帳的臉終於是徹底腫帳了起來,而看他的樣子依然是一丁點疼痛都感覺不到,依然悠的吃著黃瓜。
C 楚軒看著眼前的眾人,他邊吃著香蕉邊說著話。
鄭吒詭異的看著楚軒手中的香蕉,他心裏正在想這小子怎麼又改吃香蕉了?
D 楚軒依然慢悠悠的吃著他的紅色西瓜,他邊吃邊說道:"沒和你開玩笑,確實是消失不見了,在今天中午時我檢查監視系統沒發現他的蹤跡,然後查看了一下他那個班的報導情況,他似乎從昨天晚上就沒回房間,具體情況就是這樣的了,你有什麼打算嗎?"
E 此刻鄭吒還在盯著他的虎魄刀發愣,楚軒卻坐到了他身邊,這個男人正拿著一種雪白色的果子吃著,這是魔戒世界裏的特產,名為雪果,味道帶著一種香甜,而雪白如玉的果身顏色也讓它看起來非常好看,而這樣的果子自然也成了最近楚軒的主食;他邊吃著雪果邊說道……(後略)

9.誰的問題?
“真是誇張……不過更誇張的是,楚軒你這個白癡,那條龍僅僅只是所謂的‘大龍’?”
鄭吒恨得真是牙根發癢,眼前這頭龍才真的稱得上是巨龍,有多大呢?以它背上的那個人作為比較物的話,這頭巨龍大概有上百米的長度,站立起來則有四十多米高,兩翼伸開則有百多米開外的度了,這頭巨龍的大小甚至超越了鄭吒曾經在侏羅紀公園裏見到的那只,也即是比他所帶幼龍的成年形態更龐大,更強悍的巨龍!
“呃,之所以稱之為大龍,因為它僅僅只是體積大而已,若是以能量作為比較,十頭這樣的龍也沒有你的能量龐大,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擔心……”楚軒淡然說道。
“不需要擔心個屁,媽的,那通道在這頭巨龍的後面啊!你叫我怎麼進入第五層?”鄭吒幾乎是咆哮著吼道。
“呃……那是你的問題。”
“可是我想不出辦法,所以才來問你啊!”
“那這是我的問題……”
“……等我出來了,非把你的牙打掉不可!”

10.程嘯不厚道的笑話
就在鄭吒獨自面對複製體的陰影時,遙遠外的中洲隊眾人卻是狼狽不已,在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中,僅僅靠一小塊小型飛艇籃裝置實在是抗不過去,而且他們還遇到了鯊魚群,這群鯊魚來得也是夠突兀的了,遊在海中的趙櫻空直接被一條鯊魚給拖下了水去,雖然她很快又浮了起來,但是被分屍的鯊魚卻引得周圍的鯊魚更加瘋狂了,無奈之下,遊在海水裏的眾人只能爬到了小型飛艇籃裝置上,但是這樣一來,小型飛艇籃裝置就慢慢向下沉了去,水也淹到了裝置上的眾人.
"鯊魚的嗅覺不是非常靈敏嗎?很遠就可以聞到血腥味,殺了這條鯊魚,不知道又會引來多少鯊魚呢."遊去,他害怕得渾身發抖起來,他邊發抖邊喃喃說道.
不知道為何,趙櫻空的小臉微微一紅,她卻是什麼話也沒有,只是轉過頭去看向了海面上的鯊魚.
"莫非……"程嘯忽然驚奇,甚至是驚喜的大聲叫了起來.
僅僅兩個字而已,趙櫻空的表現卻是激動無比,她急忙轉過頭來看向了程嘯道:"閉嘴!"
程嘯卻是先一步就將後面的話吼了出來道:"莫非是你好朋友來了?所以血腥味才引來了鯊魚?哈哈哈……啊……"
非常悲慘的結局,程嘯直接被狠狠一腳給踢飛出了十多米開外,那裏正是海面處,嘭的一聲悶響,這廝摔入水中濺起數米高的浪花,同時周圍的鯊魚也仿佛聞到腥味般直沖了上去,嚇得程嘯從水面下一蹦而起,拼了命的向小型飛艇籃裝置這邊遊了過來.
(中略)
在那鯊魚漂來的方向.程嘯這廝正亡命地在海水中翻騰.倒不是說他突然就神勇大發了,想要屠光這海域的鯊魚,只因為在小型飛艇籃裝置上正站著一個滿臉煞氣的小女孩.她雙手虛空緊握著,似乎在手裏正拿著什麼武器一樣,只是雙手一片空白.那手上什麼東西都沒有.
"櫻空!我地兩條腿都抽筋了,真地已經不行了啊!快點讓我上去吧!"
程嘯在海水中不停翻騰.忽然間又像海豚一樣從海水中蹦了起來,整個人在半空中翻了個身,下方沖著他咬來的一條鯊魚頓時就被切成了碎片.只是這廝此刻正劇烈的喘著粗氣.看他地樣子確實是疲勞得很了.只是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趙櫻空冷冷的看著海面道:"要麼你把鯊魚給殺光……要麼我殺了你,你自己選擇吧."
"能不能由你來殺了鯊魚?就把兩個條件組合一下吧."程嘯愣了一下,接著大聲叫道.
趙櫻空想也不想就猛一揮手.一道劍氣劃破海浪斬向了程嘯,嚇得他又大呼小叫起來,當即也不敢再多說話,只是潛入水裏躲過了劍氣,當然了.他又不得不繼續面對無數的鯊魚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honeytoclover.blog17.fc2.com/tb.php/398-4a69575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