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用一句話的來概括這個故事的話:十年前的一場陰謀與十年後的一場復仇。

想看口味重的DM小說的童鞋,乃可以華麗麗地職業路過了;想看真正意義bl小說的童鞋,乃可以出門右拐右拐再右拐打醬油去了;想看愛來愛去最後男豬腳和女豬腳(或男豬腳和男豬腳)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童鞋,乃可以點擊右上角的紅叉叉退出誤入之雷……

薄裘大人古文功底極深,思維縝密,對於一些用詞和伏筆都可謂精妙拍案。看完整篇後在那邊細細回味,驚訝之餘再追溯前文,才發現原來一字一句都已透出蛛絲馬跡。那些隱忍的傷痛其實一直都在字裏行間不曾流逝。

由於某人的表述能力一直很不濟,所以這次先讓偶慢慢整理個寫感想的提綱,免得對不住這篇真真好文。
1.關於邊翎
2.關於小皇帝
3.關於蕭策
4.關於明煥

關於邊翎——文章的主角,第一人稱。十年前意氣風發、蘭芝玉樹的俠氣少年?十年後非議云云、唯唯諾諾的太后爪牙?那場戰役(姑且稱之為戰役)究竟改變了一個人多少。
邊翎的心中我覺得似乎只有三樣東西:一個錯過的女子、一起浴血邊疆的兄弟和死黨、國家的江山。
小皇帝在他心中……個人覺得還是愧疚多於其他一些情愫(所以我一直不覺得這是耽美或bl小說)
當邊翎無意見發現清顏自殺後留給他的畫軸中的秘密後,他開始了一個長達十年的復仇。恨!那些朝堂中的勾心鬥角,埋葬了三萬好男兒,甚至無法馬革裹屍,還要背負敗戰辱名。想到少包三中的龐統,飛星將軍,於是這才真真理解了他的叛亂野心。說是叛亂,其實還是國家大於心,再怎樣的仇恨怎樣的野心最終還是歸於大義。邊翎過得太痛苦,他的青春意氣似乎都在二十一歲前揮霍殆盡。早生的白髮,漸的腰帶,即使是被自己的親人、恩師、師兄、知己誤會,邊翎也從未曾去解釋,讓那些傷痛都爛在心裏。只能在番外或他人的一些回憶中才能見到過去的那個邊少將軍,那麼耀眼那麼耀眼,讓人心痛。
最後的結局是開放式的,似乎作者大人是固執地認定為HE。是這樣嗎?我可是鬱悶到寫這篇日記都沒緩過勁兒來啊orz邊翎在哪兒?還在那個月牙口嗎?復仇之後已心中無物一身輕鬆麼?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咧嘴笑一笑,抹抹淚再回頭心疼那小皇帝去。
總之很喜歡很喜歡邊翎,就算他其實還是深深傷害了很多人,其實還是用了好些個不能見光的手段,還是很喜歡很喜歡邊翎,只希望他活得輕鬆,也奢侈地偷偷希望他一個人不要寂寞。

關於小皇帝——就喜歡叫他小皇帝!誰叫他前幾章做事那麼幼稚的,哼!我對你意見大了去了直到不?(膠東口音)小皇帝的心一直都沒有懂過,無論是對殷墨(可憐的炮灰)還是對邊翎。再往下看,看他對邊翎的種種刁難不免覺得有些異樣,不過想想也是,一個殺了自己愛人的劊子手但同時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許無論哪個皇帝都是矛盾的集合體吧……小皇帝也這樣,母親愛他卻將權力牢牢握在自己手中,幫他鋪平她所謂的皇帝之道。不過這些也都是看到後面才有的感受了,原來小皇帝才是最終的受害者(某人的價值觀如是判斷)其實小皇帝也只不過想要一個真正能夠相信的人能常相廝守。十年前的陰謀毀了邊翎,那麼十年後的復仇毀的是什麼?小皇帝也許是被牽扯進來的那個“無辜”,卻被毀得一無所有,什麼都沒有再剩下。
結局雖為開放式,但在番外中也顯山露水了些。就跟文中寫的一樣,看著那樣的小皇帝只覺得“從那邊吹過來的風,都那麼傷心”

關於蕭策——在看了好久都CP不明的情況下,我最看好的其實是這位敵之燕國的蕭王公。出場太少太少,卻讓我鬱悶得心裏直抽抽。貴為皇子又如何?過人出色又如何?最終都逃不過一個命字:“曾有高僧做過讖語,我不會活過三十四歲”。他不信,他要與天命抗爭,然而最終還是等到了命中註定的一箭——來自邊翎的帝夜弓。那個三月桃花半紅季節驚鴻一見的少年,原來正是他命中一煞。
最後蕭策還是死了,在三十四歲那年,用最後的生命留給邊翎兩壇世間再難釀造的英雄淚。如果不是生在敵對兩國,這兩人會將成為如何相知的知己。太相近,英雄惜英雄。
那兩壇紅如泣血的英雄酒邊翎愣是倒入涓涓溪水流了個乾淨,蕭策你可收到?唉……人生若只初見。
貼一段兩人的對話,相當地有氣勢,看得人熱血沸騰又心痛萬分。
我能猜想得出這些年他胸前的創口是如何將他折磨得生不如死,一時默默無言,竟禁不住有些撫然。
他想必瞧出我的心思,笑容宛如山泉般傾泄,“如果時光回溯十年,不知邊將軍是否會手下留情?”
我微笑道:“早知閣下身穿寶甲,我的弓箭自當抬高三分取你咽喉。”
他眉宇一展,無限光華自中躍出,耀目無比,一時間那靜切淡漠的男子忽而不見,朔風凜冽,大漠長歌,那才是我等相見的戰場。


關於明煥——杜明煥,從小和邊翎一塊摸打滾爬一路走來的死黨,不管發生什麼都沒有離開邊翎,只可惜最後的最後他都沒有理解過邊翎,或者說邊翎從來沒想讓人瞭解過他。明煥很幸福,有妻有兒有女有自己的生活,沒有接觸到那些醜惡暗的宮闈之爭。或許是邊翎保護得好?或許是明煥大大咧咧的性格使然?總之這傢伙實在幸運,真真讓我嫉妒,替邊翎。很希望他能一直陪著邊翎,他的妻子待邊翎也是極好,更不說還有兒女讓註定無法享受這種天倫之樂的邊翎的心能夠稍稍放鬆一下。
所以,明煥啊明煥!既然你內心把朋友看得極重,為何不去回頭再找他?某人真想九陰白骨爪狠掐一把解恨之。還有還有,別亂吃小皇帝的醋(啥?)啦,就由著你兒子杜翎去看看那個空房子裏的鬼吧……

看完全篇是在公司旅遊的金龍車上,裝著假寐別過頭向著窗口,抹抹眼睛,哭都哭不出來的難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honeytoclover.blog17.fc2.com/tb.php/408-5f5e7f5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